no. name

热爱于写自己喜爱cp的研子
同时也是开车翻车继续开的坚强人士

终于想起来账号密码的窝
(´ꑣ`)

14天 —— Day1


电影散场后,许许多多的情侣踏着欢声笑语走出了电影院。
最后一排的中间坐着一位澈蓝头发的少年,一动不动地盯着荧幕,像在思考什么而发呆。

——“赤司……征十郎……”

少年喃喃道,随即羞涩地遮住了自己微红的脸颊,快步离开了已经空无一人的电影院。

黑子吸溜吸溜地喝着香草奶昔混在五颜六色的人群当中,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2月1号 2018年  16:17”

——“都已经二月了啊……”

黑子抬头望向天空,看到了点点的雪落了下来。

——“好冷啊。”
说完用力吸了一口奶昔。

二月一号,距离上次的冬季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让黑子念念不忘的除了冬季杯的夺冠以外还有瑰红色头发的少年——赤司征十郎。

在一月冬季杯结束后的休息室里黑子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听着音乐享受这难得的休息。

——“哲也。”

一道让人心颤的声音从被摘掉耳机的左耳传来。
黑子转过头一看看到了那个瑰红色头发的翩翩少年。

——“赤司君,有什么事吗?”

黑子微笑着看着来者那不易让人察觉的异瞳。
赤司突然把黑子扑倒在长椅上狠狠地吻了一把并从黑子嘴里扯出一条银线后得意一笑,然而却在下一秒回过神似的看着黑子,满脸通红不断说着对不起便跑开了。

——“这是……怎么了?”

黑子疑惑地摸了摸刚被蹂躏过的嘴唇,慢慢呢喃道。

——“而且……这是第几次了?”

洛山队

——“小赤司你这样做就不对了。”

洛山的各位聚在一起为赤司出谋划策。玲央听赤司说每次仆赤出来后只要见到黑子就会对黑子动手动脚,然后再关键时刻把锅甩给赤司,让他每次都很尴尬。

——“那你举一个例子让我们也身临其境地尴尬一下。”

赤司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有次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墙咚黑子,最尴尬的时候就是醒过来的时候怀里抱着黑子,手……”

——“手怎么了?”

众人异口同声并且带着一丝期待地问道。

——“手……”

——“快说啊!”

喂喂,你们这么急切想知道发生什么是不是因为你们龌龊时心思在作妖?

——“手伸进了黑子的上衣和内裤里了……”

赤司的耳根和脸都在滴血。

——“嘶……”

众人纷纷发出满意的回应和鼻孔。

——“那,那黑子什么反应?”

陈独秀同学你那些许的兴奋可以收一收了。

——“黑子他,没什么表情。只是,说了一句‘赤司君,不可以。’而已。”

赤司略带惋惜地说道。

——“emmmmm……”

——“真没什么表情?”

不应该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浑身瘫软地求(哔——)嘛?

——“真的,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这可以说是非常尬了。”

——“那么,你喜欢黑子吗?”

玲央认真地问道。

——“怎,我怎么知道!”

赤司的耳根和脸比刚才更红了。

——“说实话,这一方面,你比仆赤还要迟钝。”
玲央这么说是有理由的,赤司很期待与黑子的每次见面和比赛。在冬季杯的第一次上场时还特地赶在他们下场的时候上场,然而很不巧地遇见了被人们称为黑子的光的火神。然后火神就被赤司狠狠地虐了一把。

相比之前来说,火神和赤司算是认识了,但只要他和黑子距离一近,赤司对他的态度还是一成不变甚至是变本加厉的恶意。

把这件事放在一旁不说,众所周知奇迹们常常聚会,没到这个时候赤司都会穿得休闲一点以配黑子,而且每每他相册里多的照片里几乎都有黑子的身影。

——“赤司,我们都是关系那么好的朋友可以说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不可以说给我们的?”

——“乖,”

——“告诉我们吧~~”

在洛山众的循循善诱下赤司终于扭扭捏捏地说了实话。

——“我想,大概是因为你们共用一具身体,所以能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每次都会把关键时刻都主导权给你,让你说出来,勇敢去追吧。”

——“仆赤也是,很细心呐。”

想开个新坑
下周开始写
《14天》
下周星期天不见不散(๓˙ϖ˙๓)

《致我所喜欢的你》

当黑子握起粉笔去写那人的名字时,已不同于往常的羞涩和喜悦。

——“这是我最后一次写下你的名字了。”

——“赤司。”

以往吵闹非凡的教室已经空无一人,夏蝉在窗外撕扯着嗓子告诉黑子:

夏天早就来了,你们也毕业了。

黑子轻轻地放下粉笔,拿起粉擦努力擦去黑板上写下的那五个清秀的字,擦完后又拿起粉笔比之前更认真,更用力地在黑板上写下那五个可以说是充满了高中三年的名字。

——“沙……”

粉笔奋力摩擦黑板的声音格外刺耳。

面无表情地写到“十”字时,在泪腺和回忆的刺激下,黑子写的“十”字的那一竖随着黑子身体的下蹲而被拉长。

——“这三年,”

——“我写了你的名字不下千遍了”

——“用最好的笔,练最好的字体来诠释我喜欢的你的名字。”

——“一笔一画,”

——“从中文到英文到日文和法文,我都有在练。”

——“你喜欢的一切我也努力去喜欢。”

黑子哽咽了。

——“我想在你面前大声说出那四个字,也希望得到你的微笑和肯定回答。而不是在看你的时候心里默念那四个字,再或者是在你听音乐时,音乐声大到我都听得见时才慢慢念出那藏在我心里快发烫的四个字:”

黑子站起来放下手中的粉笔,慢慢地走到那个自己的座位旁边的座位,像是那个座位上坐着那个风度翩翩的赤发少年。黑子将眼泪擦掉,眯起眼睛,露出最好的笑容,道:

——“我喜欢你,赤司征十郎。”

睁开眯着的眼睛,看着空掉的座位和同样空旷的教室。

黑子,

溃不成军。

——“我喜欢你,不过只是偷偷地喜欢你,对着你的背影诉说着我的爱恋。”

——“我想你不会知道,但是我不会放弃去喜欢你,因为你就像我最喜欢的香草奶昔,只要是看到你我就很幸福了。”

——“不过好像时间并不允许我继续去喜欢你,它用一种分散的方式将我和你分开了。”

——“不过没关系,因为,不管多少次,我还是会去努力地寻找你,喜欢你。”

——“我喜欢你,赤司征十郎。”

——“再见了。”

——“很高兴能在美好的十八岁青春遇见同样让我感到美好的你。”

——“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喜欢你,赤司征十郎。”

黑子放下粉笔,转身,走出了呆了三年的教室。

空旷的教室里,充斥着聒噪的蝉鸣。
原本干净的黑板上,用清秀的粉笔字写满了。

除了这些外一切和最初一样

就好像这群人没有出现在这里,也没有发生什么故事,也没有暗恋,也没有最后的表白,也没有哭泣和后悔。

好好珍惜现在你所喜欢的人吧,或许某一天,你也会后悔没有在那个时候勇敢一点。

——end

守护者

——
半夜醒来,黑子想去厕所。
——
房间的灯只有五点半才会开,看了下时间是十二点零四分。
——
“你不怕吗?”
当黑子将脚踏出房间门时脑内出现了这样一句话,而且是以回忆的形式。
——
“不害怕,因为有你啊。”
脑内终于出现了自己的声音。
——
“嘴真甜。”
记忆里的那个人温柔地笑了一下,摸摸黑子的头。
——
回到现在
黑子想到这些后顿了顿,但还是把脚伸了出去,踏进了走廊里的黑暗。
——
“哲也,你只要看着黑暗就会适应黑暗。”
“嗯……”
“但是你只要适应有我就可以了。”
——
“嗯!”
独自走在黑暗中的黑子坚定地说道,眼镜好像在黑暗里闪闪发亮。
——
黑子上完厕所以后发现厕所的灯是可以开的,打开了灯。
厕所和浴室有一堵墙隔着,要从厕所去浴室要穿过一个从墙上挖出来的长方形的门。
——
黑子很喜欢小小的浴室尽头的阳台。
——
“我很喜欢这里的阳台。”
他温柔地笑着。黑子骄傲地指着对面商场的宣传电视说道:“我喜欢和你一起在半夜时来这里看那个宣传电视的广告。”
他还是温柔地笑着,左眼的眼罩很是刺眼。
——
黑子来到阳台,对面商场的电视播放的广告甚是刺眼,看着那些新出现的广告黑子忍不住泪流满面,广告在他脸颊上的泪水里变小。
——
黑子还记得那天,赤司被研究所的人拖出了房间,眼罩在匆忙间被摘掉,那只不知从何时被眼罩遮住的眼镜竟和黑子的另一只眼睛一模一样。
——
这大概就是你不让我照镜子的原因吧。
黑子想。
——
黑子和赤司从小就在一起,黑子和赤司都有各自特殊的能力,两人都是超能力者。赤司的能力可以破坏重力看到未来,当然这些并不是赤司的真正能力。黑子的能力则是让自己的存在感稀释。他们一同被抓紧研究所。
研究所的伙食不错就是需要血泪来换取。
——
黑子的能力是在一个培养皿中进行。
第一次的时候黑子是笑着对培养皿外的赤司的,并用口型说了一句我很好。
第二次的时候黑子也是如此,不过原本干净的培养皿有了点点血迹而且黑子的脸上也是有着泪痕。
第三次也是依旧如此,什么都没变就是培养皿上的血迹开始变大变多,黑子脸上的泪痕在增加。
——
最后,黑子因为过度的实验导致眼睛失明。
——
在黑暗中,黑子喜欢被赤司牵着手。
——
直到有一天,黑子一只眼睛都视力恢复了。
也是那一天开始,赤司开始戴上了眼罩。
——
赤司被拖走的那一天,黑子再也没见过他了。
——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黑子完全恢复了视力。
——
在一次实验的时候他看到了实验室一个隐秘的房间里有一个培养皿,里面是他日思夜想的赤司。
——
“赤司……”
——
培养皿里的人睁开了眼睛,只是他的眼睛却是黑子头发的颜色。
——
“是,哲也,吗?”
——
黑子明白了。
——
赤司将他的眼睛给他了。
——
实验室的门口冲进了许许多多的武装士兵。
——
“实验体11号,离开四号实验体!”
——
既然你将你最重要时东西交给了我,那,一定是相信我会好好使用和守护的吧。
——
“一直以来,谢谢你的守护,”黑子闭上双眼。
“以后,由我守护你。”
睁开眼睛,一片血红色的瞳孔中透着决意。
——
“拐卖儿童研究所事件已经被介入,幕后黑手是拥有XXX政府高管……”
——
电视里播放着昨天被黑子毁掉的研究所。
——
赤司笑了笑看向还在怀里睡觉的黑子。
——
这家伙昨晚又去研究所了啊。
累了吧,抱歉。
——
黑子睁开眼睛一蓝一红的瞳孔对上赤司一红一蓝的瞳孔。
——
“早上好。”

《笑,因》

台上一瞥一笑倾城
台下却是面瘫的少年
——
“为何你下台便不笑了?”

他抬眼道
——
“有何事值得我去笑?”
语气甚是凄切,眼神甚是无奈。

——
“多年前,他是爱笑的。”
戏班的老板青峰吸一口烟,手持烟斗缓缓吐出口中的烟雾,待它在下着雨的空气中消失殆尽。
——
“多年前,我是爱笑的。”
说道这儿,他的眼睛闪闪发亮起来,如同现在的阳光般。
——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啊,”
他的眉眼低垂,这时的表情让我一惊。
——
“我有要笑的人,那个人很喜欢我笑的样子,那个人,很喜欢听我唱的戏,很喜欢。”
——
“那个人在哪儿?”
我忍不住问道。

他眼里的光慢慢地涣散,表情又变回了面瘫。

——
“他啊……”

——
“他就在你心里。”
我接到。

他惊讶地看着我,随后,嘴角上扬。
——
“嗯,对。”

他站起来,踱步离开了。
微风吹起他的澈蓝短发也轻轻抚摸着他脸上那些没有忍住而留下的泪水。

——
“征十郎,你在我的心里,哪里也没有去。”
“也就是说,你从未离开过我,是吗?”

——
他站在一颗梧桐树下喃喃道。

——
“多希望他能像小时候那般从树后跳出来安慰我不要伤心啊。”
“呵。”
“那是不可能的。”
——
他坐在树下,阳光穿过树叶,斑斑点点落在他的身上。

——
“好吧,不要伤心了,我不是在这儿吗?”

——
如同幻觉般的声音传到耳朵。

——
“不知道是多少次的幻觉了,真真实啊。”
他苦笑着仰头看向头上的树将被这声音刺激的眼泪憋回去。

——
树上,日思夜想的赤发少年正在微笑着看他。

【背景为一个民国时代的有名旦角黑子哲也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军阀少爷赤司征十郎,赤司被叫去援助前线,过了几日传来阵亡的消息,黑子伤心欲绝。赤司之前很喜欢看黑子唱戏,每每黑子的场子赤司必定回来而且要是夜场就一定包场。这一篇短篇写的是黑子听到赤司阵亡的九个月后,最后在黑子仰望梧桐树的时候再树间看到了活的赤司,死在前线的是替换成赤司的士兵,最后啊,当然是幸福滴在一起啦啦啦啦~】

关于下一部

发现自己擅长写心理,那么,下一次开始就开始试着去写一点关于赤黑的校园,不过现在预定的一点就是赤司有可能不喜欢黑子,但是黑子会去尽力使他喜欢上自己,嘛,这真是一场心理上的追逐戏😂
ooc可能会有,但是不会有的可能是很大的,毕竟是校园,不过可以借鉴一下诚哥的天台或者图书馆或者……嘿嘿嘿
取个名字就叫
等等,我没想好名字叫什么😗

《在下赤司正宫!》ABO番外(下)


——“哈.....”
为什么啊,为什么,投了二十个球,就只进一个球啊!!!啊啊啊好气啊!
此刻的黑子想把球揍一顿。
——“如果可以把你揍一顿就好了!”
黑子鼓起腮帮气鼓鼓地说道。
——“噗嗤,那是不对的哦。”
原本空无一人的篮球馆里突然出现了那一股强大的α信息素和悦耳的声音。黑子在感受到这一信息素之后赶紧后退了几步,而来人——赤司征十郎看到后并没有说什么。
——“哲也,过来,我来教你。”
——“额,赤司君,这么小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可是没有人教你的话你很难学会的。”
——“嗯,那好吧。”
三军的篮球馆,可以说是全校最安静的地方了,三军被选拔出来后并没有希望进二军,所以三军的场子也是荒废着,而它的钥匙也是赤司保管。
——“喀!”
体育馆的门被锁起来的声音意外清晰,但是黑子是听不到了因为他现在
在更衣室里换训练服。

——“手向上成伸展样,一个掌心在下,另一个在上。”

赤司认真的说道,看到黑子动作虽然正确但是还是贴在他身上将手与他的手十指相扣来矫正(一脸严肃)黑子的动作。
——“嗯,注意力度和方向。”
——“腰,不要弯。”
趁机摸了把腰。
——“屁股,不要撅。”
拍了下屁股。
——“赤司君,这样对吗?”
——“表情再妩媚一点。”
黑子整个人表现出黑人问号。为什么打个篮球还要这么妩媚???
——“休息会儿吧。”
赤司拿着一瓶不知道哪里来的水递给气喘吁吁的黑子。
——“呐,赤司君,我们玩个游戏吧。”
——“嗯?玩什么?”
黑子露出阴谋得逞的笑说道:
——“真心话大冒险。”
黑子规定旋转刚刚喝水的瓶子,瓶子的瓶盖口指向哪个人此人就要听从另一个人的要求。
——“那么,开始吧。”
赤司笑着对站在对面的黑子说道。
瓶子在空地上旋转,指向赤司。
——“真心话,赤司君有喜欢的人吗?”
——“嗯……”
赤司含笑着看向黑子,瞬间强大的信息素在体育馆里爆发。
——“有哦。”
黑子的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面色潮红,呼吸紊乱。

——“他现在正在引诱我。”
不错,黑子身上好不容易隐藏住的气息慢慢地散发出来,空气里满是强大的α信息素和与其相称的O信息素。
——“果然,如我所料。”
赤司一把拉过了已经难以动弹的黑子吻了上去,在唇齿交融间双方的衣服都被褪去,赤司将黑子压在身下,嚅吸着黑子胸前。

——“你是个O,而且还是我的番。”
黑子脸一红,想要反驳一句“赤司君请别这样”可是嘴里却吐不出一个词。每被赤司碰一下整个身体就会变得十分敏感,甚至会迎合赤司的一系列侵犯。
可是,在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之前,赤司却突然停下来,从球裤的口袋里拿出一片抑制剂,用自己的舌头放入黑子的口中。
有了抑制剂,黑子的大脑得到了一丝理智和思考的力气。
——“哲也,告诉我,你怎么想的。”
赤司的脸上满是不忍。
——“是想要和我结成番还是,让我就此放弃。”
——“赤司君,”
黑子喘着气,张了张口,突出两个字节。
——————分割线——————
两个星期后
赤司和黑子看到对方也只是笑笑,黑子离去后赤司也是对着黑子的背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奇迹众人看到后也是摇摇头对赤司说:
——“赤队,你真的做过了。”
教室里
——“班长,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班长看着黑子担忧地说道
——“黑子君,需不需要派人扶你,你好像还很虚弱。”

——“不用了,谢谢。”
三军体育馆
黑子慢慢地走进体育馆,想起那天自己喘着气回答赤司的那两个字时身后的门被进来的人锁住了。

——“哲也。”

赤司进来后锁住了三军的体育馆唯一开着的门。
——“阿征。”

体育馆里很安静,当然,是在排除了一些声音后。

——“哈,哈啊,嗯……”

——“哲也的身体还是那么敏感啊。”

赤司抬起黑子的腿,恨恨地挺进。

—“啊……啊,阿征,慢点,嗯啊……”

——“我们哲也这么迷人,叫我怎么停下来啊,嗯?”
赤司瑰红色的瞳孔里此刻只装得下眼前面色潮红,嫩白迷人的黑子。
——“真是,怎么都不想放过你呢……”
——“你,真的,很坏,啊。”
赤司把黑子翻过来将双手禁锢在地面上背对着他。
看着黑子脖子上那显眼得不能再显眼的代表番的痕迹后,力度更大了。
——“阿,阿征,请不要,突然,突然变大,哈啊……”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赤司亲了一下黑子漂亮的蝴蝶骨和脖子后说道。
在身体的一次次高潮后,黑子趴在光滑的地上再次回想到刚刚那个被赤司打断的问题。
那天,黑子喘着气对一脸不忍和认真的赤司说道:
——“要我。”
然而后来黑子在众人面前对赤司只是笑笑的反应是怎么一回事呢?
因为在之之后发情期的突然来临给了赤司很好的机会让他整整干了黑子一个星期。
对此黑子表示无fuck可说。
——腰不累嘛?
——体力够吗?
——让不让人活了?
然而每次都被干得不想说话。
最过分的不是这个,而是他让赤司停下来的时候他还会更起劲!
剩下一星期在调整的时候不放过他。
黑子表示和这么一个α在一起不过一年自己就会精尽人亡。
————end————

《在下赤司正宫》ABO番外

       对于,黑子哲也来说,他们都队长兼年级学霸赤司征十郎是个遥不可及的α。
这里是ABO的世界,帅气完美的α ,普通众多的β,还有,O。

       赤司征十郎,这所帝光中学里α信息素最为浓烈的人,被众多的β和O所仰慕者。控制力不好或者是处在发情期的β和O一旦接近他就会无法克制地发情。赤司征十郎已经从对这种事情的手足无措转变为习以为常了。

       关于黑子哲也,他的属性,他自己表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属性这种东西会影响到自己和别人的交往和自己热爱的事物。

——“嘛,哲也,告诉我嘛~”

——“非常抱歉,桃井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属性。”
——“嘛~哲也~”
——“你求我也还没用的。”
      在“奇迹时代”这个α信息素简直可以爆炸的团队,黑子哲也也是并无感觉,当然是排除赤司征十郎不在场的时候。
——“呐呐,我想能在奇迹时代那个α爆棚的团队当中存活,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自己也是α属性。”
——“要不然呢?要是O或者β都会在那个团队中死掉吧,那么强大的信息素!β还好,O直接会原地爆炸吧?”
——“很适合搞多p啊,嘿嘿嘿……”
——“烧酒,你的想法很危险啊嘿嘿嘿……”
篮球馆里训练的人很多,其中就包括刚才那两位少女话中的奇迹时代,篮球馆里,α的信息素四处横飞,馆旁几乎不见β和O,连β一靠近就会腿软,那么O就更不用说了。
这么说着,一抹澈蓝出现在馆口。
——“哈~,加油吧。”
黑子哲也呼口气后给自己打了打气。
——“嗯,一起加油吧!”
身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随着这句话的还有那强大的α信息素,让黑子沦陷。
——“赤司君。”
强撑着说出这么一句话,黑子的脸看上去就是拉了下来的样子。
——“啊,早上好,黑子,大早上的,不要不开心哦,有精神才有力气打球嘛。”
说完还摸了摸黑子乱乱的软发。
——“好的。”
篮球场上热汗挥洒,这群年轻人的活力将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染上了青春与热血的颜色。
——“哎,我感觉黑仔好像很怕赤仔啊。”
蠢高蠢高的紫原喝着水表示。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而且哲也好像很反感赤司的样子。”
黄濑少见地正色道。
——————休息室——————
黑子看了看四下没人就坐下来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像个老人般弓起背,看着地面上的纹理发呆。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赤司的?
这几天,黑子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就因为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问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现在的
那个人的。
下面有很多人回答,有人说是十年前,有人说是三四天前,也有人说今天,现在这一刻之类的。
黑子想不起来了,大概就是一年吧,从认识赤司到现在也就过了一年。那个地方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记忆犹新,就因为那天在路对面嘱咐司机以后不用来接自己的赤司抬头看见了正在凝视他的黑子,就感觉像是命运的红绳将自己和那个玫红色头发的几乎完美的少年紧紧拴在了一起。
——“大概,”
黑子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少见地微笑起来,休息室里的灯光在他的睫毛和碎发上舞蹈。
——“一年吧。”
——“那么,这一年,就用来,”
——“忘记吧。”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永远别想弄懂水瓶座的思维和方向。

在下赤司正宫!【大结局】

 【七】幸福的模样 
           ——“喜欢的人,最终都会在一起,可能,我说这句话实在绝对,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句话是正确的。”
  黑子当初在给赤司情书的那天下午,他逃跑了,因为他认为自己喜欢的人要被夺走了,就像一个很喜欢泰迪熊的孩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爱的玩具被人夺走一样的失落伤心。
  那天,赤司去找他的时候看见他用力地将篮球甩向篮球框的原因既是生气也是失落。
  现在,就如当时自己的胡思乱想一样,赤司他,很疼爱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他会陪他喜欢的那个人去他们常去的那个店里,点上赤司最爱喝的咖啡,和他喜欢的那个人最喜欢的香草奶昔。他会对着他喜欢的那个人温柔地笑,会轻轻握住那个人的手,会无比宠溺地吻住那个人……按照赤司的性格恨不得将全世界都送给那个人。
  黑子没有想到享受这一切的人却是自己。
  ——“小哲,你还记得帝光中学刚开学的那天,”
  那一天,我记得我的父亲还在为我如何去成长的事情担心,他要求我一切事情都要完美,在他的心中,胜利是我应当承担的,如果不承担这项事物,便是无趣,他永远不允许我的生活和他的字典里出现有关“败北”的事物。可是,他却忘了,他是败北过,他与我母亲的感情上败北,完全败在我母亲的魅力下,正是因为有了败北,他才会有自己爱的人和珍惜自己的人,完全的胜利是不存在的,这件事情是人人皆知的,而我和他一样,在一路的胜利下习惯了胜利,认为胜利的应该的,败北这种事情明知道是无可避免的但还是去追求所谓的胜利和绝对。
  所以,在那个樱花飞舞,满是陌生人的学校,安静的街道上,我想是命运吧,虽然我不相信命运,但是,那天,很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当时我感觉到有个人在看着我,你肯定感到很惊讶吧,你的存在感是很低但是我还是察觉到了你,或许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吧。
  就是那一撇,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你,天蓝色的头发和同样颜色的清澈眼睛,那是一双让人看过就不会忘掉的漂亮眼睛,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你我的那次对视吗?”
  ——“记得,很印象深刻。”
  ——“哦?”
  ——“赤司君当时吓到我了,突然转过来还很凶地看着我。”
  ——“有吗?”
  赤司笑着看着对面正在吸着香草奶昔回忆当时事情的黑子。
  ——“还有,”
  黑子像是回忆到什么很让他记忆深刻的事情,放下杯子正色道
  ——“赤司君你当时好像一整天都没有放过我吧。”
  ——“什么时候?”
  ——“医务室,还记得吗?当时的我太天真了,想都没想几下就跟你这个变态表白还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献给了你。后来才知道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不管是重新认识到自己对你的感情还是没有认识到都会是那个结局。”
  ——“为追到你,我可是花费了不少脑细胞啊。”
  ——“这点脑细胞对您这种每年社团活动都去各大棋社踢馆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说到底我也像是一局棋吧。”
  听到最后那句话赤司眯了眯眼睛说道
  ——“也可以说成是一局棋吧。”
  黑子的脸上略显不悦。
  ——“但是却是我最想要赢的一局,也是我此生最用心的一局棋吧。”
  黑子喝了一口香草奶昔,摸了摸自己颈上的戒指项链,看向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窗外,坐在他对面的赤司通过玻璃看到了黑子微笑的样子。
  
  原来在马路对面的对视后赤司也是对黑子念念不忘,但是当时奈何根本不知道黑子存在感低这一特性,所以无论赤司在人群中怎么寻找都是找不到那抹天蓝,再后来,在选拔三军的时候赤司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蓝但是事后不论怎么去询问就是没有人知道这个人。
  说起来也是应该感谢青峰,在他的帮助下,赤司顺利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那抹蓝,并且知道了他的名字——黑子哲也。
  再后来,在看妹妹名古莲十的班级名单的时候发现了那个名字,所以就拜托了她帮忙,然而自己的妹妹也不是那么容易答应的人就提出了一个要求——给她桃井五月的所有联系方式还有她的详细资料。
  听到她提出的要求,赤司心里一沉。
  ——爹,你家要绝后了。
  之后,莲十就进行了一系列助攻。比如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写在粉红色的纸,然后趁着年级里女生”成为奇迹的女朋友”的活动,假借黑子和赤司很熟的借口让黑子认为这是给赤司的情书让他更加明了自己对赤司的感情,知道黑子会是怎么样的反应然后让赤司前去察看,让他明白黑子对他到底是之前那样的兄弟情还是喜欢,看到黑子反应后的赤司既心疼又知道了黑子也是喜欢他的。
  然后假装成赤司的女朋友,同时将黑子的反应以短信的方式告诉赤司,将自己平时观察到的黑子喜欢赤司的细节全都整理出来交给赤司,然后在黑子去保健室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编写短信告诉赤司黑子的去向。最后再在医务室那里加把火。
  莲十可谓是人生赢家,即成全了哥哥也和桃井成为了闺蜜的关系。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赤司安排莲十去做的。
  ——“那么,赤司君,让我替多年前的黑子哲也提个问。”
  ——“那么,多年前的哲也,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呢?”
  ——“请问,当年冬季杯被我打败的时候什么感觉呢?”
  ——“唔,这个嘛…..小哲要不要续杯?”
  ——“别转移话题,说。”
  ——“嘛,当时,确实真真正正地尝到了‘败北’的滋味呢,很不甘,又很充实,但是,输在你手下也是没想到的。再说了,也是多亏了自家媳妇儿和队员们,我才可以战胜那个只要胜利不要其他的家伙呢。”
  ——“赤司君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仆赤他也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是对于温柔和胜利来说他是看重胜利的。不过他也是你的写照不是吗?”
  ——“是是是,媳妇儿说的对。还有啊,小哲,要叫我什么?”
  ——“阿征。”
  黑子立刻反应到。
  ——“走吧,雨停了,小教堂里的人都来了。”
  赤司拉起黑子的手,走出了这家卖有香草奶昔的咖啡店。
  两个人脖子上都戴着刻有对方名字的对戒项链,在雨后的阳光下,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向了小教堂。
  教堂两旁的花上洒满了雨水,教堂里的人都是熟悉的人,也是现在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他们大多是男性,包括曾经的“奇迹时代”,也包括后来的洛山和诚凛还有海常等。
  小教堂的白色门打开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在红毯上撒着玫瑰花瓣,为后面的新郎开路,新郎黑子哲也的头上轻轻地别着轻飘飘又很华美的头纱,长到垂地的头纱下隐约可以看见黑子此时幸福的表情。
  此时的黑子可以说是惊艳全场了。
  ——“天哪,那是小黑子吗?好美啊…..”
  ——“呜哇,这是我见过哲也最漂亮的时候了。”
  火神和青峰同时感叹道,然后相视一笑,青峰将火神抓过来用力地揉了揉他的头发,黄濑在一旁笑着。
  ——“赤仔也很帅啊,小室。”“看来敦和我的想法一致呢。”
  冰室辰也用戴着对戒的手帮紫原敦擦去嘴角的零食。
  在红毯的尽头,另一位新郎,赤司征十郎在牧师的旁边等待着自己最爱的走到自己身边。
  在花童篮子里最后一把玫瑰花撒完的时候,头戴长头纱的黑子哲将手搭上等待已久的赤司征十郎的手上,二人走到牧师面前,牧师开始宣读誓言。
  ——“我愿意。”
  ——“我愿意。”
  ——“那么现在,请交换对戒。”
  紧握着的双手上戴着表明关系的对戒,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我们将会真正拥有彼此,真没想到,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走到这一步呢。
  多年以后
  黑子还是喝着香草奶昔手上提着一个袋子,肩膀上当年赤司留下的咬痕还在,但是他已经是留下这个咬痕的家人了。
  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他旁边,摇下窗,露出赤司帅气的脸庞和温柔的笑。
  ——“小哲,我刚下班,我们一起回去吧。”
  ——“难得和阿征一起回去呢。”
  在黑子和赤司的车远去的同时,旁边的大妈开始议论起来:
  ——“看,那是本市最富有的赤司一家!真是羡慕啊,这么幸福。”
  ——“可不是,虽然是同性,但是我们城市也是很开明的一座城市啊!看看人家赤司哲也,温顺得我都想抱回家了!”
  ——“你要是这样看人家赤司征十郎这个妻奴不把你剐了!哈哈哈!”
  ——“人家也不会跟你走的!市标准夫夫不是空穴来风啊!”
  
  我要是知道,你我会如此相爱,当初就不会那么犹豫了。
  我要是知道,你我会这么珍惜对方给,当初就不会那么刷套路了。
  我要是知道…..
  算了,说着些也没什么用,反正我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